您现在的位置:黄岩在线>> 文章中心>> 黄岩>> 历史>>正文内容

孙吴临海县即唐永宁(黄岩)县考

二、吴临海实为唐永宁(黄岩)

    既然如此,那么,吴时设置的临海到底在今台州的什么地方?
    就现在能查检到的史料看,吴时设置的临海县即唐以后设立的永宁(黄岩)县,理由如下:
    首先,从地理位置看,临海、天台都是分章安而设,天台是分章安的西部设置的,而章安北部与鄞接壤,后划鄞的南部和章安北部设宁海可以为证。那么,临海县只能是划章安的南部分设。《太平寰宇记》,“吴大帝分章安、永宁,置临海县。”则临海县当与永宁相邻。汉永宁境域即今之温州和台州的一部分。《后汉书郡国志》:“永宁:永和二年以章安县东瓯乡为县。东部侯国。”⑩汉时的章安县,所辖的乡典籍记载的有两个,回浦乡和东瓯乡。灵江(时尚无椒江)之北属回浦乡,江之南属东瓯乡。据近年考古发现证实,在温岭大溪镇的古王城,就是东瓯国王城。明代以前,温岭属黄岩。那么,在汉章安县时,大溪等地属东瓯乡。设永宁县时,已将黄岩的部分(东瓯乡境)划给温州了。吴设临海县时又将之划回。可见,黄岩一带当属吴时的临海县县境。不可能黄岩属章安,而将和永宁(温州)一点也不相邻的章安的中部(今临海西部)划为临海县。
    其次,从方言分布看,现黄岩、温岭和乐清的大荆,属同一方言区片,同属台语区。以乐清的清江为界,清江以南为瓯语区,而以北则是台语区。方言区的形成很能说明地域间的亲缘关系。因为方言区的形成是需要经过一个漫长的融合时期的,不是一朝一夕就能产生的。今台州方言可细分为三个次方言片,天台、仙居语言相近,为同一小片,临海、三门相近,亦为同一小片,黄岩、温岭和乐清的大荆音相近,实际上也是同一小片。从中可看出吴时临海郡各县的大致境域。反之,也可以说,台州的方言片实形成于三国吴时。并且,区划的变化也导致了方言片之间产生细微的变化。如从始丰(天台)分出乐安(仙居),从章安(今临海)分出宁海(今三门和宁海),原属同一片的两县间的语音,也就有了些许的差异(温岭的分出已在明代,当时尚属黄岩)。
    从方言区的分合可见,当时的临海县除领有今之黄岩、温岭全境外,尚领有乐清北部的一部分(清江以北)。乐清北部划回给温州,乃是在分临海郡立永嘉郡时。据《嘉定赤城志》引《永嘉记》:“晋明帝太宁元年,分临海之峤南、永宁,立永嘉郡。”[3](566)当在是时将峤岭以南的大荆等地划还给温州。
    第三,从史籍记载看,临海当是近海的县。虽然能找到的史料极其有限,但从前引的《史记司马相如列传》注引张勃《吴录》和《南史卷七十八扶南国传》,足可证明临海是濒海的县。从地理环境看,到隋代废郡前,临海郡领有章安、临海、始丰、乐安、宁海5县中,濒海的县有章安和宁海,宁海在章安北面,临海县如果濒海,则只能在章安的南面,而在章安南面的县只有唐以后的永宁(黄岩)县。可见吴临海就是唐永宁(黄岩),这与分章安、永宁设临海县的记载相吻合。不然,临海根本不可能濒海。
    第四,从史料记载看,椒江南岸这么一大片土地,为何在唐置永宁(黄岩)县之前,一直缺乏史料记载?这的确令人费解。我们明白了唐永宁即吴临海后,就会幡然而悟,原来,永宁县(黄岩)之前的历史,都被归到唐时的临海县名下去了。这在《嘉定赤城志》和《太平寰宇记》中还是可以找出些蛛丝马迹来的。
    《嘉定赤城志卷第二十山水门》黄岩条:“三童山,在县西南一十七里。旧志云:‘山在三峰,各高十余丈,远望似童子。’《香积寺记》云:‘昔有三童子出没其侧,迹之皆化为石,故以名山。’按《寰宇记》云:‘山在临海’,今实黄岩也。”[3](308)可见以前三童山定是记在临海县下的。黄岩县建立后,陈耆卿据实将之记回到黄岩条下。
    《嘉定赤城志卷第十九山水门》临海条“松岩,在县西南一十五里。”[3](301)而在《嘉定赤城志卷第二十山水门》黄岩条下“松岩,在县西一十五里。沿山而上,凡七里始登石梯,梯数百级,劲直如削,名曰古仙百步街。其上平广。荫以古松,下有碧龙潭,出没能为云雨。东南一土庵特异,有石棋盘、仙人迹焉。岩上又有剪刀痕,或云王仙姑轻举之地。”[3](311)两山应为同一山,怎么会出现在临海和黄岩两地呢?解释只有一个,即旧史载在临海名下,《赤城志》不过是照搬,但山实在黄岩,所以就有了两县的记载。相类的记载,《赤城志》尚有多处。
    《嘉定赤城志卷第二十山水门》:“五龙山,在县东南一百里。东连大闾山。《临海记》云:‘五龙山,脊有石耸立,大可百围,上有丛木,如妇人危坐,俗号消夫人。’父老云:‘昔人渔于海滨不返,其妻携七子登此山望焉,感而成石。’下有石人七躯,盖其子也。今人或曰石夫人山,或曰消山,盖石夫人在其巅,消山在其足。其实一山尔。又按《舆地志》:‘消山南下有消夫人。’《寰宇记》:‘临海县消山北湖阴萧御史庙,有石孤耸,如妇人状。’则萧御史庙与石夫人不远矣。然则二书谓消山、消湖,而今或谓萧山、萧湖,不亦误欤?”[3](307)今按:即今温岭石夫人山。《太平寰宇记》临海条下:“俏山,《郡国志》云:‘上有夫人祠,山北湖阴又有俏御史庙,孤石耸出,如妇女艳妆而坐。”[2](80)可见,石夫人山当时属临海。
    《嘉定赤城志卷第二十山水门》:“长潭溪,在县西北五十五里,接沙潭。”[3](344)《万历黄岩县志卷之一》载:“长潭溪,在县西三十五里,可通筏达永宁江。”[11]两溪亦当为一溪。
    其他如灵石山、楼石山,《太平寰宇记》也是记在临海条下。
    《太平寰宇记》临海县:“灵石山,山有寺。当孙恩作叛,毁材木,以为船舸,山石即于空中自然而落,贼每有所伤,故曰灵石山。”[2](80)因为灵石山确在唐后的黄岩县,所以《嘉定赤城志》将之记入黄岩。
    《太平寰宇记》临海县:“楼石,在县东六十二里,望之似楼。”[2](80)《嘉定赤城志卷第二十》记入黄岩“楼山,在县南六十里,以其巅岩石突起,状如楼阁,故名。”[3](309)但在卷十九临海县下,亦有楼石山之记载,“在县南六十二里,西北带江,仰望如楼状。”[3](296)从距城路径看,两山当是同一座山。
    这就是永宁(黄岩)在唐以前相当长的时间内没有史籍记载的原因。
    以下三条史料,可证临海县与永嘉相邻接,借以说明吴临海就是唐永宁(黄岩)县。
    《嘉定赤城志》引《永嘉记》:“晋明帝太宁元年,分临海之峤南、永宁,立永嘉郡。”[3](566)临海、永宁对举,临海亦当为县,说明临海与永嘉接壤。
    《嘉定赤城志卷第四十辨误》:“谢灵运《游赤石进帆海》诗……按(谢)灵运《名山志》云:‘永宁、安固二县。中路东南即是赤石。’……又顾野王《舆地志》云:‘乐成县西北有赤岩山,赤水所出。道书云:其山正赤,一名烧山。又曰:赤山,正对临海县,南与永嘉接。石映水通赤。有石室,从楠溪东北入乐成。’今温之乐清也。然则所谓赤石者。殆不在天台矣。”[3](569)说明临海与乐清(晋分永嘉设)邻接。
    王羲之《游四郡记》:“临海南界有方城山,绝巘壁立如城。(转引自《嘉定赤城志卷第二十》)”[3](307)方城山就是今之方山,当时为临海县与永嘉郡永宁县的交界。
    第五,从唐台州行政区划的分合情况看,章安易名为临海,而原临海地命名为永宁,当是事实。
    从唐台州所辖的区域看。隋以前临海郡原领5个县,唐武德四年,以临海县置台州,亦是5个县,疆域没有扩大,原建制也没有改变。其时有章安县,并且与临海一直并存到武德八年,其间宁海省并入章安,是时章安尚领有原地。其废台州再次并为一县当在贞观元年。至重新分设,前后相距不过50年。先析出的是始丰(即后唐兴、天台),次析出永宁(从新命名),而后析出宁海,再从始丰析出乐安(仙居),仍为5县,辖境仍未变。只是已无章安之名,而新命名了个永宁(黄岩)县。这里就产生了几个问题,一是前几次更替,并未更改县名。为何此次要重新命名?二是如果永宁(黄岩)地原属章安,那么重新分设时,为何不以章安名,而定为永宁?进而可以肯定,永宁此前不属章安。我们再从县分设的时间看,675年(唐高宗上元二年)分设永宁县,689年(武则天永昌元年)分设宁海县,而此前并没有分设章安县,就是说此前的临海县领有原临海、章安、宁海地。当分出永宁、宁海后,临海事实上领有了章安地。正因为如此,所以原临海地在分出后,临海尚领有章安和宁海地(其地尚名临海),所以不能以临海来命名,只能给她一个新的名字。其地汉时属永宁(温州),而唐时温州的永宁已改为永嘉,因此定为永宁。这便是章安变为临海、临海变为永宁的过程。其实《嘉定赤城志》亦已反应出这一变化,只是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陈耆卿在卷第一叙临海县说:“唐武德复置章安县,后废章安,复为临海。”[3](3)可见唐后章安、临海几易其名,都是在章安的地域上。
    至此,我们可以确信。孙吴临海县即唐永宁(黄岩)县。
    从临海到永宁,这一更变,如果不是地人,是断乎看不出来的,故令得后世一误至今(后来的地理著作,便都存此误,例不再举)。
    现在我们来看晋郭璞的《山海经》注。《山海经·海内南经》“瓯在海中”郭璞注:“今临海、永宁县,即东瓯,在岐海中也。”[12]一直以来有人认为其注不准确,因为当时永宁尚属临海郡。为什么要注县名,直言郡名就可以了(《山海经·海内南经》郭璞注“闽在海中”为“闽越即西瓯,今建安郡是也,亦在岐海中。”直注建安,而不注建安侯官)。明确了唐永宁(黄岩)就是吴临海县后,就能看出郭璞注的精确,因为东瓯境域当时被两县所分,即临海县和永宁县,故这里两县并举。不如闽,地属同一郡,故直言建安。这条注同时也为唐永宁(黄岩)即吴临海提供了有力的佐证。进而,也为大溪王城即东瓯国王城提供了有力的证据,不会有人再认为郭注“瓯”只是单指温州(永宁),而作出东瓯王城只能在温州的推论了。

参考文献:
[l]唐李吉甫元和郡县图志[M].北京:中华书局1983:628
[2]宋乐  史太平寰宇记[M]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文渊阁四库全书》470册
[3]宋陈耆卿,嘉定赤城志[M].北京:中国文史出版社2004
[4]汉司马迁史记[M].北京:中华书局1959:3006
[5]汉班固汉书[M].北京:中华书局1962:2537
[6]唐李延寿.南史[M].北京:中华书局1975:1956
[7]唐魏徽等,隋书[M].北京:中华书局1973:879
[8]宋林表民赤城集[M].台州:清刻台州丛书乙集本:卷二
[9]晋陈寿.三国志[M].北京:中华书局1971:1153
[10]南朝采,范晔.后汉书[M]北京:中华书局1965:3488
[11]明袁应麒.万历黄岩县志[M]上海:上海古籍书店影宁波天一阁藏版1963
[12]袁珂.山海经校注[M].成都:巴蜀书社1992:316

A Research on Linhai Chronicles in Sun and Wu Dynasty and Tang Dynasty
    Ye Changchun
    (Jiaojiang Locai Chronicles Reseamh Office,Taizhou,Zhejiang 318000)
  Abstract:In Taizhou’s geographical history,there are two places called Linhai,both of which wereset in Sun and Wu dynasty,Until to Sui dynasty,the two places Were merged and called Linhai,HoweVer, people are puzzled due to the several merges and depart in Tang dynasty,In fact,Linhai in Sun and Wu dynasty is not the same place as Linhai County in Tang dynasty,while Linhai County in Wu dynasty is Tang Yongning County which is called fluangyan at present,
  Key words:Sanguo;Sun and Wu dynasty;Linhai County;Tang Yongning(Huangyan)County;research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